画风清奇!日本大学办云毕业典礼:机器人代领毕业证


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美国学者也都认为,加强国际合作才是应对疫情的正确选择。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前副会长、资深中国问题专家包道格表示,同许多人一样,他也反对美国在七国集团外长会上强推污名化称谓的做法。他强调,当前最重要的任务是共同努力应对疫情,削弱全球治理的做法不利于世界。面对全球性威胁,“去全球化”不是一种现实的应对方案。

分析美国社会与传染病相关的排外现象,不少学者指出,类似问题之所以反复出现,与一些政治人物借疫情搞政治投机有密切关系。

在疫情暴发近2个月之后,特朗普才让白宫牵头负责应对疫情。在特朗普2月26日任命副总统彭斯负责应对疫情之前,美国的疫情应对工作组缺少有权力的白宫官员强力推进行动。

美国一些政客的做法,在美国国内也引发诸多批评。许多学者和媒体都强调,在疫情问题上搞污名化和“甩锅”操作,不仅助长种族歧视和排外主义,也会阻碍全球合作应对这场公共卫生危机。

“检测至关重要,如果你看不到病毒,你就无法阻止它。”世界卫生组织高级顾问布鲁斯·艾尔沃德(Bruce Aylward)说道。

报道称,1月7日,对武汉出现的肺炎情况,美国疾控中心建立了“事件管理系统”(incident management system),并建议前往武汉的旅客采取预防措施。1月20日,就在中国科学家分享新冠病毒基因序列的两周后,美国疾控中心开发了自己的检测技术,并检测到了美国的首例新冠肺炎病例。

而美国疾控中心也几乎没有考虑采用世界卫生组织所使用的检测技术。世卫组织分发给各国的、由德国研制的测试方法也没有通得到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美国疾控中心首席副主任安妮·舒沙特(Anne Schuchat)说,美国疾控中心认为不需要“其他人的检测”。全美对于疑似病例大规模的检测任务也因此被搁置。

《纽约时报》认为,如果没有更全面了解谁被感染的信息,公共卫生工作者就无法找到所有密切接触者,无法对对他们进行隔离,以阻止病毒进一步的传播。

韩国的监管机构则适时放宽了检测规定。据路透社18日报道,韩国政府在1月下旬就召集了20家医疗制造商的高管开会,要求他们协助开发新冠病毒检测方法。在这一会面的一周后,韩国就批准了首个检测方法;2月底时,韩国每天就已能够检测数千人7周后;会面的7周后,韩国已对29万人进行了检测。

官员们表示,这一要求是为了协助侦查和监测越境活动,部队不会参与执法活动。之所以提出要求,是因为在边境安全工作中增加了额外的卫生和安全措施,这给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带来了额外的压力。